我的网站

互联网的运营笔记!

男子利用系统漏洞赚千万被判11年律师提三大质疑

  被称为App版的“许霆案”日前结束二审。2018年3月23日,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布裁判结果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,判处叶榲飞犯盗窃罪,有期徒刑11年,并处罚现金人民币50万元,退赔平安付科技服务有限公司205.94万元。

  判决书认定,2016年6月4日到12日,叶榲飞利用中国平安旗下平安付移动支付客户端“壹钱包”的漏洞,通过350多次重复的“充值操作”,最终使其移动支付端的“壹钱包” 花漾卡充值1125.63万元,而期间自己的银行卡并未发生实际资金扣减。

 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的出庭意见认为,叶榲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秘密窃取公私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,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。但辩护律师认为个人不应该为企业自身的失误买单,且叶本人积极配合退款,不应追究刑责。而国外的类似案例,当事人都未因此身陷囹圄。

  面对这笔“从天而降”的财富,叶榲飞也没有迟疑。241万余元被他用于购买轿车、黄金以及归还个人债务,884万余元在“壹钱包”内购买了理财产品。

  针对上诉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故意,法院判决认为,叶榲飞利用系统漏洞进行恶意操作的行为、次数和获取巨额资金后使用情况,均表明其目的就是为了非法占有被害单位的钱款。

  针对上诉人是否采用秘密手段,法院判决认为,叶榲飞抱着在手机上操作不易被被害单位当场发现的侥幸心理,利用系统漏洞获取被害单位的钱财,明显违背了财物所有人意志,所以,叶榲飞的行为符合“秘密窃取”的特征。

  叶榲飞的辩护律师、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绍平29日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,表达了对此判决的不认同。吴绍平认为,庭审过程中,检方对于自己提出的三个质疑都没有回答:

  1、关于盗刷次数的确认上,各方说法不统一。平安付公司说的是430多次,公安部门侦查说的是400多次,而公诉人起诉说的是340余次,而一审认定却是350多次。叶榲飞本人称不超过30次,并且根据叶榲飞对“民生银行上海松江支行”提供的银行流水的证据分析看,叶榲飞应该只操作了23次。

  3、叶榲飞没有义务和责任去判断平安付公司主动转钱到账户是“系统故障或漏洞”,叶榲飞的这些行为,最多也只能说是不当得利。

  与此案类似的是2006年发生在广州的“许霆案”。山西青年许霆利用ATM机漏洞支取了17.5万元钱款,并潜逃一年。许霆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一时引起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响及法学界的巨大争议。许霆选择了上诉,二审时他被改判为有期徒刑5年。

  13吴绍平告诉AI财经社,之所以两个案件判决有这么大的区别,原因之一就是金额问题——叶榲飞的涉案金额过大。但“叶榲飞的行为应该属于民事而不属于刑事,且叶榲飞后来配合与公司、银行沟通,积极还款”。

  吴绍平认为,最恰当的处理方式是叶榲飞把欠款归还,而不应该上升到刑事并背负50万元罚款和11年有期徒刑。

  1988年,叶榲飞出生于福建省某镇,7岁的时候家中遭遇抢劫,母亲遇害,叶榲飞头部也受到重伤。父亲将其托付给爷爷奶奶,自己外出经商。

  叶榲飞自幼孤僻,不爱说话,性格内向,但是热爱读书,尤其爱好古龙的武侠小说。初中三年,叶榲飞读完了学校的所有文学藏书。

  在上海举目无亲,叶榲飞做过保安,跑过业务,摆过地摊,还和伙伴们开茶庄、开公司。将近十年的上海打拼,事业终于有了眉目,“一个月可以赚10万”。

  有媒体报道,叶榲飞妻子曾说过,他们在上海全款买了一套房子,“但是后来因为资金周转原因,房子又抵押了出去”。

  13在多年起早贪黑的打拼里,叶榲飞没有放弃武侠梦。2014年11月,他出版了自己历时10年写成的第一套书《白一梦传奇》七部曲,一共1500万字。这是福建省第一部长篇武侠玄幻小说,由福建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,福建新华出版集团全国总发行。

  因为早年打拼经历,叶榲飞身体一直不好,在一年多的在押期间一直借助药物治疗。面对罚款和赔付金额,叶榲飞一时也难以拿出来。妻子说,“他被捕以后,我们家就没经济来源了,我现在一直在借钱过日子。”家里还有一个不到4岁的孩子。

  据媒体报道,此前平安付公司已追回了叶榲飞“壹钱包”内购买的理财产品资金884万余元、理财产品利息3.65万余元、账户余额2.28万余元,合计890万余元。叶榲飞的妻子还款29.6万元。目前来看,平安付公司仍损失205.94万余元。

  叶榲飞在庭审过程中,情绪也颇为激动,喊出“你可以让我还啊!我没有说不还。”

  吴绍平告诉AI财经社,企业的失误不应该让公民来承担,公民也没有这个义务去判断是否有企业漏洞。“App如今使用这么频繁,如果将来仍然出现类似的漏洞问题,责任到底归咎于谁?这不能完全由公民来承担,公民也不能因此遭受惩罚。”

  据悉,平安付公司的软件在漏洞期间,有多名用户利用漏洞获利。吴绍平称,据他的了解,其他用户应该也都遭到平安付的起诉,其中一个被判了缓期执行。

  2016年11月1日,在叶榲飞案件4个月后,平安银行发布公告,于2016年12月15日停用平安银行壹钱包花漾卡所有使用功能。

  在叶榲飞案件发生的同时,澳大利亚也有相似的案件上演。一名名叫Luke Brett Moore的男子利用银行漏洞,2年之内谋得210万美元(1320万人民币),将其购买豪车等奢侈品。2012年Luke被捕,但随后获得保释。2015年被判诈骗罪,判刑2年3个月到4年6个月之间。2016年12月,法庭认为他被错判了,因为虽然他明知自己不可能把这笔钱还回银行,但其行为并不涉及欺诈,因此法庭推翻了此前的判决。Luke 重获了自由,BBC还对他进行了采访。

  另据外媒报道,一名在悉尼大学留学的马来西亚籍华人Christine Jiaxin利用Westpac银行漏洞,在2014年到2015年的11个月间,牟利460万澳元(约2218万人民币)。钱全部用来买名牌包、鞋子、衣服等。2016年5月4日Christine Jiaxin在机场被捕,此时她正和男朋友试图潜逃回马来西亚。2017年12月,银行撤销对Christine Jiaxin的所有诉讼。Westpac银行的发言人说,“我们已经采取了所有可能的措施追回资金”,所以撤销“对christine Jiaxin的民事诉讼”。银行称其为一场“民事诉讼”。

  在巨额的飞来横财面前,人性的贪欲没有经受住考量,应该受到惩罚。而企业自身出现了漏洞,到底应该成为“过错方”,还是高于社会之上的“人性考量者”呢?